兔纸‖沉迷双黑狛枝小吉p5

【雷嘉雷】长啸当歌(1)

cp:雷嘉雷    原作向

ooc预警!!!!

一个画手在饥饿边缘垂死挣扎的产物

悄咪咪放个文,大家就当无事发生过x

先发这么多,更新看情况······




正文:

   人生的际遇是很奇妙的,有时候它会让原本可能一辈子都毫不相干的两个人,被命运紧紧地绑在一起。

  

  创世神制造了无数个星球,每颗星球都相隔了遥远的距离,由于各个星球科技发展程度不同,星球与星球之间能相互联系和来往的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少数几颗科技非常发达的星球,也因为距离问题或者文化环境的原因,来往也并不密切。可以说,如果要与不同星球的人相遇的话,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在凹凸大赛上了。

  凹凸大赛——由创世神制定的,争夺能实现任何愿望的唯一机会的赛场,胜者得到想要的一切,败者沦为战场上的一抔尘土。

  这里聚集了全宇宙的天才和怪胎,强者如云。而在所有的参赛者中,最引人瞩目的,就是目前为止积分排行榜上稳居第一的,圣空星圣王一族的王位继承人——嘉德罗斯。

  早在雷狮刚来到凹凸大赛的时候,嘉德罗斯的名讳就已响彻整个战场了。无数参赛者企图挑战这位一直位居NO.1的王者,其结果毫无意外地无人成功,这反而使得嘉德罗斯的凶名更胜。

  在凹凸大厅第三次听到旁边的人窃窃私语中出现的“嘉德罗斯”这个名字后,雷狮对那个传闻中的人终于升起了一丝兴趣。

  “这个名字,我在圣空星的相关情报上见过,”身边的弟弟卡米尔拉了一下围巾,小声说道,“据说是圣空星指定的唯一王位继承人,但是来历不明,也不是皇室成员,对圣空星的平民来说也是很神秘的存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人的实力很可怕,有传闻说——他是最接近神的存在。”

  在听到自家弟弟的话之后,雷狮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声。

  圣空星吗?

  那可真是让人期待啊。


  传闻中,嘉德罗斯是一位十分傲慢的人,对实力弱小的人不屑一顾,除了身边跟着大赛NO.6的雷德和NO.7的蒙特祖玛这两个追随者之外,只有NO.2的格瑞能让嘉德罗斯正视一下。嘉德罗斯喜欢找格瑞打架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了,雷狮在进入大赛很久之后也曾远远地见识过NO.1和NO.2的战斗。

  大罗神通棍傲然屹立于天地之间,遍布赤色的纹路,通身闪耀着金色的光芒,其上电闪雷鸣,乌云压境,即使相距千里之外也能清楚地看见大罗神通棍和烈焰斩在高空中狠狠厮杀。

  而此刻已经位居排行榜第四位的雷狮,则安然稳坐于山崖之巅,遥遥眺望远处那场激烈的战斗。

  “卡米尔,你说,现在的我们的话,是否具备狩猎那位的资格了呢。”雷狮似笑非笑地问了一句。

  正在围观战斗的卡米尔诧异地看了自家大哥一眼,停顿了几秒,然后答道:“尚且欠缺一个合适的时机。”

  “什么什么?要打架吗?!”那边正在和帕洛斯斗嘴的佩利兴奋地“嗷”了一声,连忙跑过来追问,“老大,我们要打谁?”

雷狮笑着拍了拍他的狗头:“从现在开始做好战斗准备吧,不会让你们等太久的。”

  卡米尔所说的时机很快就到来了。

  之前一直与雷狮海盗团做情报交易的鬼天盟的首领鬼狐天冲,在这一天带来了新的情报。

  “嘉德罗斯在之前与格瑞的战斗中,大罗神通棍受到严重损坏,而唯一可以修复大罗神通棍的元力充沛的地方,是火焰山,那里是嘉德罗斯的据点。”

  战后元力亏损,武器暂时无法使用,身处之地确定——果然是难得一遇的好时机。

  不动声色地收下了情报,雷狮心中十分满意。即使大概猜出来了鬼狐天冲心里打的某些小算盘,雷狮也不以为意。且不说鬼天盟要对付格瑞跟自己没什么关系,更何况,在一盘大餐面前,他对其余的小菜都提不起兴趣。

  

  让手下们去袭击嘉德罗斯的两个跟班,雷狮扛着雷神之锤来到火焰山的山顶。

  那位传闻中的王者正背对着他坐在火山口旁,盯着下方滚滚岩浆,炽热的火光将他的金发映衬得越发耀眼。那人即使是坐着也依旧挺直着脊梁,不羁的背影仿佛是这暗红的天地之间突然出现的太阳,浑身上下充斥着强烈的令人无法忽视的气场。

  明明此刻可以从背后偷袭,却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也许是因为明白对方已经发现自己的到来,也许是因为这个背影让他觉得一丝莫名的熟悉,雷狮反而向对方打了个招呼。

  “咱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吧,嘉德罗斯?”

  那人仿佛刚刚发现他的存在一般,向这边斜了一眼,却并没有转身,也没有说话,仿佛来者只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

  意料之中的反应。

  但仍然让人心情不太爽啊。

  雷狮一向是遵从心意行事的人,多余的想法不予理会。对方是自己从一开始就瞄准的猎物,既然来了,就一定要和对方好好打一场。

  但是,雷狮很快发现,对方并不是什么猎物。即使受了伤,失去了武器和护卫,巨兽依然是巨兽。你想征服一头远古巨兽的话,就要做好被撕咬吞噬的准备。

  雷神之锤狠狠砸中对方肩膀的同时,自己也被嘉德罗斯一脚踹到胸口。雷狮倒退数步,靠着雷神之锤钉住地面才不至于从山顶摔下去。恶狠狠地吐出一口血,雷狮抬起头,冲着安静地立在原地的嘉德罗斯露出放肆的笑容:“不愧是大赛第一,不过,这种程度就想击杀我的话,还不够。”

  嘉德罗斯听闻,歪了歪头,眼神里升起些许兴趣。刚刚那一脚看似轻而易举,实则包裹了巨大的元力,对方经受了自己的一脚,还能好好地站立,防御力确实不错。而且,见过太多在自己面前卑躬屈膝或凄厉哀嚎的人,眼前的人却和他们完全不一样,即便已经有些狼狈,但是那双眼睛,那不是失败者和虫子该有的眼神,那个目光太具有侵略性,那股狠厉似乎要将挡在面前的人连同灵魂都击穿,是临死前都要把猎物咬上一口的狼王一样的眼神。

  “有点意思·······”嘉德罗斯略微兴奋地舔了一下唇角,“喂,你是那个,NO,4的雷狮?一些参赛者嘴里说的,看见雷狮海盗团就要逃命的,那个海盗头子?”

  雷狮毫不谦虚地咧了咧嘴:“对,就是我,我该说能被NO.1记住,感到很荣幸?”

  嘉德罗斯毫不理会他的嘲讽,自顾自地接着道:“你在积分排行榜的晋级速度太快了,无论是你个人的实力还是海盗团的整体实力应该都不错,这样的人在大赛中可不会让人忽略。No.2是格瑞,他一向恨不得离我远远的;No.3的银爵在不久之前被隐藏怪干掉了;而且从雷狮海盗团的行事作风来看,NO.4应该是个非常有自信和野心的人,所以最有可能来挑战我的是NO.4,我说的对吧?”

  嘉德罗斯反常地说了这么多话,让雷狮不由得愣了愣:“真意外······别人都说你是个超级傲慢自大的神经病,没想到还挺有脑子的。”

  不过雷狮也明白了,对方不是没脑子,只是在实力碾压一切的情况下,一切阴谋诡计都对他无用,所以嘉德罗斯并不需要对那些弱小的家伙动脑子。

  嘉德罗斯又接着说:“是鬼狐天冲指引你来的吧?那个鬼狐一族的小家伙聪明归聪明,不过在我看来,还欠缺一些强者应有的精神。我让他学会靠自己的膝盖站直身体,看来他并没有听进去我的忠告。实力不足,心比天高,这是致命的缺点。”

  他说得没错,事实上雷狮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没想到鬼狐天冲也和嘉德罗斯有过间隙,转念一想鬼狐天冲诱导自己来狩猎嘉德罗斯,除了因为对付另一边的格瑞而牵制这边以外,也有着报复嘉德罗斯的意味,这一箭双雕玩儿得溜啊。

  如果让雷狮知道,之前嘉德罗斯和格瑞的那场战斗也是因为鬼狐天冲暗中给嘉德罗斯透露格瑞的行踪,导致现在双方的武器都损坏了的话,估计他会骂一句“这个心机狐狸”。

  不过,被鬼狐天冲当作牵制NO.1的枪手,雷狮也并不在意,反正自己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这一位。况且,现在的局面不是渐渐变得有趣起来了吗?唯恐天下不乱的利益至上享乐主义者——雷狮,此时此刻内心其实是很满意的。当然,他也不介意在战斗后去给鬼天盟制造一些小麻烦,毕竟雷狮本质是个挺小心眼的海盗,只能他坑别人,万万没有别人坑他的道理。 

  于是雷狮笑了起来,笑得太欢快,引得嘉德罗斯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我觉得你误会了一点。”

  “哦?是什么?”

  “我啊,跟那个什么鬼狐可不是什么同盟关系,我只是因为想跟你打,才会来的!”再一次举起雷神之锤,雷狮哈哈大笑,元力发动,一时间整个火焰山的山顶电闪雷鸣,雷云在天空聚集,一道道巨大的蓝色闪电从空中狠狠砸向嘉德罗斯。

  “这是······”嘉德罗斯眼瞳一缩,小声喃喃,“······雷王星的王族?” 

  雷狮惊讶地看着站在火山口边上的嘉德罗斯如同忘记了抵抗一般,一动不动地任由自己被雷电击中,随之从火山口掉了进去。

  被击落的一瞬间,嘉德罗斯抬起头,无声地对着雷狮的方向做了几个口型。

  “你是【——】。”


  雷狮站在原地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搞什么啊?阴谋?”雷狮收回雷神之锤,警惕地踱步到火山口边,低下头看去。炽热的岩浆滚滚流动,哪里还有大赛第一的身影。

  雷狮抬手召出系统显示屏,无论是个人积分界面还是大赛排行榜界面都静悄悄的,什么提示和消息都没有。于是雷狮确定嘉德罗斯还活着,如果他死了,所有人的排名都会前进一名,而击杀了对方的自己应该能得到海量的积分,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确定对方还活着,雷狮也说不上来是可惜多一点还是高兴多一点,只是有种意料之中的感觉,如果大赛第一就这么轻易死掉的话,也未免太过无趣了。只要对方还活着,总会来找自己报复回来的,因为雷狮明白对方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傲气和不服输的脾性,从第一眼看见嘉德罗斯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想通了这一点之后,雷狮也不再纠结对方去哪儿了,将雷神之锤往肩上一靠,转身离开了。


  从那之后又过去了很长时间,据说鬼狐天冲被格瑞那一伙人打败了然后不知所踪,鬼天盟也随之瓦解。凹凸大赛的预选赛也结束了,所有没有进前一百的参赛者都被大天使裁判长丹尼尔回收了了元力和生命,永远地留在了战场上,参赛的三千多人一时间只剩下了一百人,而正赛才刚刚开始。

  这期间似乎发生了很多事,又好像没有什么大的变化,雷狮海盗团依然嚣张高调地打劫一切除了NO.2以外的参赛者,时不时去狩猎一下厉害的大型怪兽,也依旧总是遇到NO.5的骑士安迷修打着惩恶扬善的名头来找茬。虽然人数骤减,但整个赛场还是那么鸡飞狗跳,让负责维持秩序和处理战后后续工作的裁判球忙得不可开交。

  只是,偶尔靠着树干或者岩石小憩的时候,雷狮总是会不受控制地想起那个销声匿迹了许久的NO.1。嘉德罗斯不知为何一直没有出现,连带着他的两个跟班NO.6和NO.7也一起消失了,连格瑞都很奇怪地表示对方已经很长时间没来找过自己打架了,于是关于大赛第一的行踪成为了最近参赛者们八卦的热点。

  “喂,快把你身上的的好东西都交出来,”一脚踩在落败者的胸口,看着对方哀哀求饶的姿态,雷狮有些无趣地咂了咂嘴,用雷狮之锤暗示性地戳了戳那人的脖子,“你最好老老实实地把所有东西都交出来,不然的话······”

  这名参赛者简直要被吓坏了,本来今天猎到了一只难得的怪兽,得到了好多积分,正准备高兴地去凹凸大厅休息一下,没想到转身就碰到了这个煞神。欲哭无泪地拿出身上值钱的武器和道具,正打算告个饶,下一秒便已身首异处。

  雷狮收回刚刚挥出去的雷神之锤,满意地听着系统积分上升的提示,然后在转身离开之前阴恻恻地笑了笑。

  “我说过了吧,是【所有】哦。”他说道,“自然也包括你的积分。”

  有些困顿地伸了伸腰,雷狮抬头向上望去,阳光从树叶稀疏间落下来,凹凸星球的天空似乎总是这么晴朗。

  今天雷狮海盗团的成员分开行动,佩利嚷着去找上次跑掉的那对大盗姐弟,顺便教训那个讨厌的骑士,帕洛斯跟着一起去了,卡米尔则去凹凸大厅处理战利品顺便带些补给回来,而雷狮自己则无所事事地跑到高级狩猎区四处晃悠,顺便看看能不能查到一些关于之前干掉银爵的那个隐藏怪的信息。

  “不愧是宇宙海盗,你还是这么恶劣啊。”

  原本空无一人的高级狩猎区从四面八方飘来一道声音,带着隐约的笑意。

  “谁?!”一瞬间握紧雷神之锤摆出战斗姿态,雷狮警惕地环顾树林四周,正在暗中探查来人的所在之处,一道人影突然从侧面暴起,一晃眼便已来到雷狮面前。

  猝不及防被对方一拳击打在腹部,雷狮反应极快地忍痛挡住第二波攻击,并迅速后退企图与对方拉开距离,然而对方马上缠斗上来,暴风雨一般狂乱的拳脚攻击让雷狮一时招架地有些吃力。

  火光电石之间,雷狮终于看清了来人的模样。金色的发丝和长长的围巾在快速的移动中纷飞乱舞,那人的双眼如火一般地燃烧着炽烈的战意,脸上是猖狂不羁的笑容。

  是那个消失许久的NO.1。

  他的两个追随者,雷德和蒙特祖玛这时也从树林里走了出来,不过随后只是优哉游哉地站立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这边的战斗,似乎不打算插手的样子。

  一时间雷狮心中好像暗自松了口气。从嘉德罗斯出现的那一刻起,仿佛内心一直隐隐吊起的石头也随之落下。不过这种安心只是一瞬间,因为雷狮马上看见对方抬手召出了武器。

  大罗神通棍。

  一股毁天灭地的威压砸了下来,雷狮大笑一声“来得好!”随之举起电光闪耀的雷神之锤,毫不畏惧地迎上去。

  一声巨大的爆炸蔓延开来,狂风压倒了四周的林木,飞沙走石,远处的群鸟被惊得“哗哗”飞离这个是非之地。

  雷德在元力场中费力地护住自己和蒙特祖玛。待烟雾散去后,空荡荡的战场中央,两个人影渐渐显露出来。

  雷狮躺在巨大的深坑中央,身形有些狼狈,不过看上去似乎没受到什么重伤。嘉德罗斯正跪坐在他身上,居高临下地盯着海盗头子,大罗神通棍插在雷狮的颈项边。

  “喂喂,不杀了我吗?”雷狮眯起了眼,笑着看着凑近的那张有些稚气却霸气难掩的脸。

  嘉德罗斯低下头,两个人几乎鼻尖相贴。

  “你······很好。”

  “什么?”雷狮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的话。

  “我是说,你,很好,”嘉德罗斯难得耐心地重复了一遍,顿了顿,又添上一句,“比格瑞还好。”

  雷狮嗤笑了一声:“就算把我跟鼎鼎大名的NO.2相比,我也不会感到高兴的。”

  “我没有在开玩笑。虽然我和格瑞彼此认同对方的实力,但是,我们都不认同对方的行事方式,他恪守规则和礼节,而我认为,放纵任性是强者的特权,他那种隐忍克制的行径我实在看不惯,”嘉德罗斯提起格瑞的时候带着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转而看向雷狮的时候,神情陡然一变,似乎整个人都有些兴奋起来了,“但是你不一样,你和我才是同类。虽然现在实力还有些强差人意,不过也勉强合格了。”

  嘉德罗斯站起身,顺手将一旁的大罗神通棍拔出来:“我有点舍不得杀你了。”

  雷狮拍拍身上的灰尘坐了起来,绛紫的双眸带着一点莫名笑意和一点玩味:“把我放着不管真的好吗,我可是之前想杀你来着。”

  “你可以尽管放马过来,如果你有足够杀死我的实力的话,说不定我会更高兴一些,”大罗神通棍扛在肩上,嘉德罗斯带着蔑视一切的傲然,笑道,“不管是正面邀战,还是用你们海盗一贯的不择手段的计谋,尽管来吧,我喜欢一切能威胁到我的事物。”

  如此嚣张的宣言,如此霸气的王者风范,不愧是NO.1,名副其实。

  望着对方凛然不可侵犯的金色双瞳,一时间雷狮有些着了迷。

  这样美丽的眼睛,似乎,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雷狮回过神:“好啊,你问吧,就当你绕我一命的报酬。”

  嘉德罗斯盯着雷狮的眼睛,道:“为什么雷王星的三皇子会跑去当宇宙海盗?”

  雷狮一愣。

  “我记得你们雷王星一直被宇宙海盗的问题所困扰吧,身为雷皇继承人的你,为什么要放弃自己的身份跑去海盗呢?”

  雷狮是真的没想到对方认出了自己一直掩盖的身份,还问出了这种问题,本来雷狮还以为嘉德罗斯会问一些关于自己为什么狩猎他或者能力之类的问题。

  虽然心中奇怪,不过雷狮还是果断回答了:“关于一直困扰雷王星的那伙海盗团,他们早就被我带兵解决了。”

  “至于我为什么之后去当了海盗······当然是为了自由啊!”

  “自由?”嘉德罗斯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遍这个词。

  “当皇子有什么意思?继承王位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在宇宙之中纵情冒险来得快活!”雷狮哈哈大笑,“我喜欢做一些危险又刺激的事情,不管是当宇宙海盗,还是来到凹凸大赛,我的目的至始至终只有一个——”

  “向着更高更远的地方奔去!尽情享受挑战和自由自在的冒险!”

  “原来如此,自由吗······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词。”

  嘉德罗斯在得到了自己的答案之后,似乎浑不在意地用大罗神通棍轻轻戳了戳雷狮的肩膀:“说完了,我们现在就走吧。”

  “走?去哪儿?”

  “啧,当然是去你们海盗团的据点啊,”嘉德罗斯一副理所当然又不容置疑的表情,“我说了,你很有潜力,我决定委屈一下自己,暂时去你们海盗团定居了,直到你成长到拥有能和我痛痛快快打一场的实力为止。”

  晴天霹雳,雷狮觉得世界变化太快他看不清。

  “等等,我没幻听吧······你的意思是说,直到我有着和你一样的实力之前,你要一直跟着我们?”

  “没错,如此殊荣,吓到你了?”嘉德罗斯顶着一张可爱的包子脸摆着一副老成的表情说道,“况且,你的雷神之锤在刚刚的战斗里受了不小的损伤吧,不然也不会被收起来了,所以在你的武器修复期间,由我负责保护你,避免你被其他的什么猫猫狗狗干掉,感恩戴德吧,海盗虫子。”

  雷狮,雷狮已经快被气笑了。

  “今后请多指教了~”雷德和蒙特祖玛一起走过来,笑嘻嘻地跟雷狮打招呼,仿佛早已预料到现在这个状况的样子。

  于是雷狮更加确定今天NO.1只是来耍自己的。


TBC.


感觉离掉粉不远了,发完立即跑路x

评论(29)
热度(198)

© 呆萌兔子神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