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纸‖沉迷双黑狛枝小吉p5

【雷嘉雷】长啸当歌(2)

Cp:雷嘉雷,原作向

ooc 预警!!!

*这章含前传小说部分捏造,含少量瑞金


在之前小天使们的鼓励下捣鼓出了第二章_(:зゝ∠)_

 

正文:


“嘉德罗斯小队和雷狮海盗团组队了。”

  这个爆炸性的消息最先是从一个目击了嘉德罗斯和雷狮等人一同在诅咒高地出没的参赛者传出来的,因为这名参赛者在大赛里也算小有名气,所以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不过大部分人还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直到两队人马同时出现在凹凸大厅,惊掉了一众眼珠。

  “没想到传闻是真的,”金抱着果汁坐在大厅的角落,遥遥望着走进来的那一行人,有些惊奇地招呼身边的小伙伴,“喂喂,格瑞,你快看啊,是那个嘉德罗斯和雷狮啊,这两个拽得不行的人居然真的一起组队了?!”

  格瑞面无表情地扔掉喝完的一盒牛奶,良久才吐出一句话:“雷狮不是什么好人,他不应该和他走这么近。”

  “咦,你不是巴不得离那个嘉德罗斯远一点吗?现在他不找你打架了,不是挺好吗?”

  “你不懂。”格瑞默默心想,虽然嘉德罗斯的确很烦人,但是打过这么多回了,总有点英雄惺惺相惜的感觉。况且嘉德罗斯每次都打得正大光明,也从来没有说真的要置格瑞于死地,那些外人看起来激烈的打斗实则只是切磋罢了,所以格瑞其实对嘉德罗斯这个人还是有些好感的。

  “算了,以他的实力来说,也不需要担心,”格瑞揉揉身边竹马的头发,“走吧,紫堂幻他们还在等我们。”

  “哦哦。”

 

  另一边,将最近的战利品扔给裁判球然后得到大量积分的雷狮海盗团和嘉德罗斯三人也离开了熙熙攘攘的大厅。

  “情报上说的银爵最后出现的地方是诅咒高地,不会是假的吧?”嘉德罗斯有些恹恹地打了个哈欠,刚刚里面的那些小虫子看到他们就一直叽叽喳喳的,真吵呢。

  “我们这几天把那里转遍了,也没发现什么线索啊,更别说那个什么隐藏怪了。”

  “应该是真的,据说有目击者发回过消息,当时银爵行色匆匆,好像被什么追杀的样子,”雷狮在他身边一同走着,摸着下巴略微思索了一下,“诅咒高地多大风天气,而且也过去这么久了,当时的战斗痕迹被风沙掩埋了,确实不太好找线索。”

  “不过,无论是隐藏怪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能不声不响地把 NO.3 的银爵干掉,对所有的参赛者来说都是很大的威胁。”

  “哦,是嘛,”嘉德罗斯反而更感兴趣了一些,“如果能遇到就好了啊。”

  雷狮也笑着附和道:“是啊,和这种怪物战斗一定非常有趣。”

  身后跟着的雷祖和海盗团的众人都一副“卧槽那可是干掉 NO.3 的怪啊老大们别带上我们”的表情。

  嘉德罗斯听了雷狮的话反而更加开心了,他最喜欢的就是雷狮这一点,面对战斗毫不畏惧,并且致力于追求更强大的事物,和自己一样不是个安分的主,平时没事的时候嘉德罗斯让他和自己切磋,雷狮也从不会推辞,这让嘉德罗斯越发地欣赏雷狮这个人。

  太阳升到最高点的时候,众人决定在自由森林休整一下。

  当嘉德罗斯一个人坐到一边,拿出一堆碳酸饮料薯条和汉堡开始吃的时候,雷狮终于忍不住走过去问道:“你一直吃这种东西?”

  嘉德罗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啊,你是小孩子吗!雷狮半天才憋出一句:“这种高热量食物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会长不高的。”难怪你现在只有一米六三!

  “这种东西对我没什么影响,况且,”嘉德罗斯靠在树干上,狠狠地咬了一口汉堡,“我也不会长高了。”

  “什么意思?”

  “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嘉德罗斯拍了拍身边的草地,示意雷狮坐下,待雷狮坐好后才缓缓地说了一句,“因为我是人造人,从诞生的时候就是这幅样子。”

  雷狮这次是真的吃了一惊。

  “人造人?你不是圣空星的王位继承人吗?怎么会——”

  怎么会不是人类呢。

  “嘘,”嘉德罗斯竖起食指,示意雷狮小声点,他看了看远处正在准备露天烧烤的众人,凑近雷狮低声道,“这件事除了圣空星主以及把我制造出来的那些老家伙以外,就只有雷德和祖玛知道,不过告诉你也无所谓,这个秘密也藏不了多久了。”

  “我是圣空星第一研究所制造出来的,禁忌的产物,”嘉德罗斯在雷狮耳边轻声道,温热的气息挑起雷狮的一丝心弦,“我是神的复制品。”

  雷狮的反应是十分迅速地扑过去将嘉德罗斯压在树干上捂住对方的嘴。

  “不要提那位的名讳,会被听见的。”雷狮凑近,紧紧盯着嘉德罗斯诧异的双眼,低语道。

  一瞬间,雷狮就明白了,嘉德罗斯的来历,还有圣空星的那位王想干的事,以及这背后一切可能的黑色暗流。

  “喂!你在干什么?!”那边的蒙特祖玛发现了这边的异常,一副要冲过来拼命的样子,被雷德紧紧地抱住:“祖玛没事的没事的别过去打扰人家啦。”

  海盗团三人往这边看了一眼,又迅速地转过头去。

  “老大我们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

  雷狮一副你们真懂事的样子对着他们笑了笑,然后回过头,咬牙切齿地看着一副事不关己模样的嘉德罗斯:“你知道你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吗?”

  “你怕了?我以为你不是那种害怕危险的人。”嘉德罗斯对着雷狮咧嘴一笑,“谁叫你说我矮的。”

  “我虽然不怕危险,但是我讨厌不必要的麻烦!”雷狮拽住嘉德罗斯的领口,似笑非笑地凑近,语气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拉我这个宇宙海盗上贼船,你够胆啊,就不怕我转头就报告给七神使吗?”

  “你不会的,你不是那种会冒着被灭口的风险来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的人,”嘉德罗斯淡定地拍了拍雷狮的手,“更何况,你以为圣空星是怎么得到那位的样本的?”

  “······那些该死的神使!”

  “如果你能直接高密给那位,那更好啊,”嘉德罗斯继续装模作样地感叹一句,“反正我来凹凸大赛的目的,就是想亲眼看看那位本尊,我想知道我和他有什么不同,如果他来见我,我求之不得。”

  “你说笑了,那位除了七神使,不是旁人随随便便能见到的,”雷狮讪然一笑,“你说对了,我不会做告密那种无聊的事,但是,我依然很生气呢”

  “那么,尊敬的 NO.1 大人,作为给我制造麻烦的代价——”

  雷狮突然伸出手,捧住嘉德罗斯的脸,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狠狠地咬上对方的唇。

  嘉德罗斯瞪大了眼。

  唇齿相贴,与其说这是一个吻,不如说更像是报复。没有情侣间接吻的缠绵,雷狮用舌头深入对方的口腔狠狠搅动和吸允,水声啧啧,嘉德罗斯几乎快喘不过气。雷狮感觉到对方挣扎后,按住对方的后脑不容许对方逃离,口中变本加厉地追逐对方,舌尖缠绕,气氛渐渐升温。

  远处的蒙特祖玛已经气得要杀人了,还好被其余人眼疾手快地拦住,然后拖着蒙特祖玛一溜烟地跑路了,生怕那两个人回过神来后杀人灭口。

  当雷狮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四周已经变得静悄悄的了,只剩下彼此之间的喘息声。

  “收点利息,应该不过分吧,”雷狮舔了舔嘴唇,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那个吻,这个海盗头子心情愉悦地眯起了眼,“忘了说了,我早就想这么干了。”

  嘉德罗斯擦了擦嘴,恶狠狠地瞪着雷狮,又惊又气,脸涨得通红。

  雷狮看他的反应,诧异了一下:“你,不会是第一次吧?”

  “该·死·的,你这个——海盗臭虫!!!”

  至于后来大赛传出雷狮被嘉德罗斯追杀了一整天的消息,那就是后话了。

 

 

  诅咒高地依旧是一片狂风乱舞的景象。无形的风在四周打着旋,发出“呜呜”的哭号。放眼望去,无尽的视野中只能看见荒漠和戈壁,狂风卷起尘石击拍风化的残垣断壁,天昏地暗,飞沙走石。

  雷狮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懒懒散散地蹲在一块巨石上,头巾随着风飘荡。他眺望了一眼远处昏暗的天际,然后收回视线,转而望向一旁正坐在老旧的低矮城墙上擦拭心爱棍子的嘉德罗斯。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中也委实让人不太想开口交流。

  雷狮脸上挂着不羁的笑,心里却在想一些摸不着头脑的事。

  嘉德罗斯一行跟着他们雷狮海盗团也挺久了,双方也彼此有了更深刻的了解。相处多了,雷狮也渐渐摸清了嘉德罗斯一些其他不为人知的一面:比如特别热爱高热量食物,并且不需要像正常人一样一日三餐,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进餐对他来说更像是一种消遣而不是生存必要的手段;又比如盛名在外的 NO.1 其实会因为一些小事情闹情绪,像是“这片森林的树木太密了我晒不到太阳”或者“这只怪兽太丑了你们上吧”这种听上去就很扯淡的理由,但是偏偏他的两个跟班雷德和蒙特祖玛仿佛已经习惯了一样,立马去清理掉周围的树木或者主动去收拾对面长得丑的怪兽,一时间雷狮只觉得看到的是两个保姆带孩子而不是一个王和两个追随者······嘛,不过这一点让人意外地觉得——很可爱? 

  如果雷狮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词语叫“反差萌”的话,估计他就能理解这种奇怪的心理了。

  不过这都不是困扰雷狮的重点。

  每天一起相处,总有那么一瞬间,看着嘉德罗斯的时候,会有一种熟悉感一闪而过,但是总是抓不住头绪,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况且,自己从小在雷王星的王宫里长大,去过的最远的地方也只是带兵围剿雷王星周围的海盗,那之后就直接来凹凸大赛了,根本没去过别的星球,更何况是圣——等等。

  雷狮一瞬间从岩石上跳了起来。

  就在刚刚,他终于想起来了,自己真的去过另外的星球,而且正是圣空星。

  那是八年前,还是十岁的自己,跟着父王坐着飞船到圣空星,那时雷王星与圣空星刚刚建立外交关系,雷皇作为贵宾被邀请到圣空星的帝都做客,顺便签订一些合作条约。雷王星虽然科技发达,但是星球本身的环境恶劣,又因为星际海盗问题,经济一直不太理想。雷王星之所以主动与圣空星来往合作,是因为圣空星在科技发达的同时,环境也改造得十分完美,并且实力强大经济发达,在所有的生命体星球中是仅次于凹凸星球的存在,雷皇想通过与圣空星的合作改善一下雷王星的环境和经济。

  因为是幼年时期的事,所以雷狮一时没有想到,不过他尝试回忆了一下,渐渐就明白了那种熟悉感是怎么来的了。

  他立马翻身从巨石上跳下,往嘉德罗斯这边走来,随即脚一蹬蹿上城墙。

  嘉德罗斯被他突然的行为打断了擦拭的动作,转头看向已经在自己身边蹲下来的雷狮:“你干嘛?”

  雷狮紧紧盯着他的脸:“上次在火焰山,我问你,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吗,你还没有回答我。”

  嘉德罗斯愣了一下,半天才问道:“你想起什么来了?”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承认我们见过吧,”雷狮仿佛受到了极大的鼓舞一般,继续追问,“是八年前吗?”

  嘉德罗斯被他灼灼又带着戏谑笑意的目光搞得有些无措,转头不看他:“你自己慢慢想吧。”

  这种有趣的反应更坚定了雷狮心底的某个猜测。

 果然是那个人啊······

 

八年前,圣空星帝都,王宫

  午后,从外交宴会上溜出来的小雷狮在甩掉了侍卫后,正在圣空星的王宫里一个人晃荡。

  他的目的地很明确——整个圣空星都能看得见的,那座高耸入天际的白色的建筑物——通天塔。

  通天塔是圣空星最标志性的建筑,据说那里可以直接与创世神所在的凹凸星球取得联系,即使是远在雷王星的民众也听闻过这座巧夺天工的白塔。

  既然好不容易来一次圣空星,怎么能不去见识一下呢?

  不过,通天塔是圣空星帝都自古以来的禁地,即使是圣空星主也不可能随意带外人出入禁地。不过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雷王星三皇子可不是安分的主,并且他很聪明,也有着能偷偷溜进去的自信。

  一路机灵地避开所有来往的侍从和巡逻队,终于来到禁地之处时,雷狮果然发现通天塔的四周有很多禁军在把守。身穿统一黑色盔甲的禁军站在自己的岗位上一动不动,警惕地盯着四周任何风吹草动,满脸肃杀。

  小雷狮丝毫没有对眼前的景象感到害怕,他躲在离通天塔最近的灌木丛中,屏住呼吸,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然后一瞬间发动了自己的天赋技能——

  空间瞬移。

  一阵熟悉的空间跳跃的压迫感之后,雷狮回过神,发现自己成功了。

  映入眼帘的是通天塔的内部第一层,由不知名的纯白石材构建的大厅,有着明显的巴洛克大教堂风格。穹顶刻画着金色的壁画,仔细看过去,大抵是教典中神魔大战的远古故事。巨大的花柱将偌大的大厅切割成几块不同的空间成对列分布,看起来像是可以通往其他地方的入口。正对面的尽头能看出是个类似于祭司祷告的巨大圆台,距离小雷狮此刻所站立的通天塔入口有点远,只能隐隐看见圆台中央有一座雕像。

  小雷狮有点意外,通天塔的内部比外面看起来还要大得多,应该是用了很厉害的空间折叠技术。

  整个大厅的建造和雕刻无一不精致,神圣又肃穆,偌大的建筑物内只听得见自己的脚步声。

  小雷狮不由得放轻了呼吸,慢慢地往圆台方向走去。

  正当他好奇地打量着左右两边墙壁上的浮纹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小鬼,你是怎么进来的?”

  这道声音在雷狮耳中无异于惊雷,把小小的孩子吓了一跳。他连忙扭头看去,发现声音是从前方的圆台上传来的。

  那个之前被小雷狮误认为是雕像的人影,此刻转过身,金色的双眼正仔细打量着这个能不声不响进入通天塔的小孩。

  小雷狮吓呆了,他万万没想到通天塔内部还有人,自己会不会被抓起来?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等等,面前这个······真的是人吗?

  对方坐在一块正方体的白色玉石上,从上方的透明琉璃天窗洒下的阳光投映在那人脚前,那个身影一大半没入阴影中,只能看清一双金色的眸子宛如星尘般璀璨,只是其中的情绪过于冷漠了,那是万事万物皆为尘土的眼神,那种眼神,仿若传说中的——

  “你······您是神吗?”雷狮有些害怕和敬畏,又带了一点兴奋之情开口问道,“您是不是——”

  “嘘,”对方竖起食指,轻声道,“别说出那位的名讳,会被听见的。”

  “你想错了,我并不是你想的那位。”

  听了对方的话,小雷狮有些失望。看见对方的那一刻起,即使那人收敛了很多,他也能隐隐察觉到了对方身上那股毁天灭地的威能,还有那双俯视一切的眼神,小雷狮几乎真的以为自己见到了传说中的那位神明。

  还没等小雷狮的那点失望的情绪消失,他又听见对方开口。

  “你也是从那里溜出来的吗?”

  溜出来的?小雷狮回过神,莫非对方也是从宴会上偷溜出来,和自己一样跑来瞻仰通天塔的外来星球的人?今天的外交宴会很盛大,有许多周边星球的王族或者使臣也来了。越想越可能,于是小雷狮点点头:“那里太无聊了,所以我就跑出来了。”同时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是遇到“同行”了,不用担心自己被圣空星的禁军抓住了。

  “那里的确很无趣,”果然,对方点了点头,同意小雷狮的话,“而且人也太多了,还是这里比较清净。”

  小雷狮很开心,像遇到同好一样的欣喜之情。宴会上人多又陌生,父王在忙着和圣空星主协商合作的事,自己的弟弟卡米尔因为还太小没有跟着一起来,小雷狮一个人太无聊了。现在终于碰见个和自己一样的人,虽然直觉对方很强大,但是意外地很好说话,于是小雷狮兴致勃勃地开始和对方攀谈起来。

  “您在这里呆了多久了?”聊了许久之后,小雷狮好奇地看着对方依然坐在玉石上一动不动。

  “也不算很长时间,就在你进来不久之前。”

  “您一直坐在这里?”

  “嗯。”

  “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小雷狮不解地看着他,“你不想去上面几层看看吗?听说通天塔高入云霄,有成百上千层呢!”

  “传闻是传闻,其实哪儿有那么多层,”对方以一种很熟稔的口吻说道,“你应该也发现了,这个通天塔内部和外面看起来大多了吧?其实通天塔的内部是独立空间,外面看起来像垂直建筑,其实里面是横向空间,大厅左右那些入口可以通向其他的小空间,不过也只是些藏书阁或者放着一些珍贵的宝物和古董的仓库罢了,委实无趣。”

  “我在这里,是因为这里是祭台,听说这里可以与凹凸星球的那位神明联系。”那人随即失望般地叹息一声,“不过我尝试了很久,什么都没发生。”

  小雷狮简直太佩服对方了。自己最多也不过是想参观一下通天塔的内部,而眼前这人居然想和神明直接沟通,一向胆大包天的小雷狮莫名感觉自己输了一截。

  “对了,小家伙,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是怎么进来的。”

  小雷狮瞬间很自得地扬起小脸:“我们一族有天赋技能——【空间瞬移】。”

  “哦?原来如此”那人了然地点点头,“空间瞬移是很稀有的能力,怪不得你能不惊扰禁军就进来。不过你还这么小,也没有在凹凸星球被赋予元力技能,就能拥有元力,看来你的天赋很强。”

  “什么是元力?”小雷狮第一次听说这个词。

  “就是绝大部分人口中的天赋技能,那些不同的能力其实都是元力技能的一种,想要发动元力技能,就必须要有元力,”那人耐心解释道,“一般来说凡人是很难拥有元力的,只有参加凹凸大赛的人才会被神使赐予元力和相应的元力技能。只有极少数非常有天赋的天才能天生拥有元力。”

  小雷狮很聪明,很快理解了对方的话。他抬手召出几条细小的蓝紫色的闪电,用宛如第一次见到的新奇目光打量。原来这个从自己出生就自带的雷电能力,就是元力?

  “原来你是雷系元力,雷系的破坏力和敏捷力都是上乘,你果然很有天赋。”那人带着一丝赞赏的口气说道。

  “真的吗?”小雷狮特别开心,“我以后会变得很厉害吗?和你一样厉害?”

  “你能成为最顶尖的那部分强者,至于能不能和我一样,”那人略微抬了抬下巴,语气俾睨,傲气十足,“虽然很难,不过你可以尝试一下。”

  听他这么说,小雷狮反而更坚定了要变强的念头。等自己变厉害了,一定要和眼前这个傲慢的家伙比试比试。

 

  小雷狮和神秘人聊了一整个下午,快接近晚饭时间才停下。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还是出去吧,万一被发现我们不见了,可能会很麻烦。”那人提议道。

  小雷狮抬起头,透过天窗发现已经是黄昏了,于是也开始着急起来:“都这个时间了?!”希望父王还没有发现自己一个人溜走了······

  “今天我挺高兴的,”那人突然开口道,然后犹豫了一下,随即伸出手,有些僵硬地揉了揉小雷狮的头,好像不太习惯做这个动作:“很少有人跟我说这么多话,姑且谢谢你啦······你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既然你说了你们一族都有这个天赋,就让长辈多教导你,我很期待你能成长到哪一步。”

  小雷狮很明显感觉到了对方淡淡的语气中暗含的一丝期望和关爱,心中不由得对这个神秘的强者产生了强烈的好感。

  如果有一天,自己能与这个人并肩的话······

  “我们走吧。”那人从玉石上站起身,还没等小雷狮反应过来,那人抓住小雷狮的手腕,随即一阵天旋地转,小雷神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王宫附近的树林里,前一秒所处的通天塔现在只能看见远处的白色塔身了。

  “虽然比不上你们的天赋技能,不过我闲暇时候也是领悟了一点空间系能力的,”那人依旧站在树下的阴影里,只能看清他似乎戴了一条围巾,“好了,现在回去吧。”

  小雷狮能看见举办宴会的宫殿就在不远处,于是很着急地道了声再见就朝那边跑过去了。

  “咦,那个方向不是——”站在树下的人奇怪地自言自语了一句,但是马上有道声音打断了他。

  “嘉德罗斯大人!您怎么跑这里来了?”玛格丽特从远处急急忙忙跑过来,气喘吁吁地停在他面前,“我们到处都找不到您,您没事吧?”

  嘉德罗斯看向他的小侍女:“我只是出来散散心,你们太大惊小怪了。”

  “所长都快被您的屡次失踪吓出心脏病了。”玛格丽特气鼓鼓地嘟起嘴,随即又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她也不忍心过多地指责嘉德罗斯大人,毕竟谁也不喜欢一直待在研究所里,整天二十四小时被一群研究员围着打转,所以她挺能理解对方总是偷溜出来玩的举动。

  “嘉德罗斯大人,请尽快跟我回研究所吧。”

  嘉德罗斯什么也没说地点点头,转身往圣空星第一研究所的方向走去。

  “对了,大人怎么会和雷王星的三皇子待在一起啊?”玛格丽特跟在他身后好奇问道。

  嘉德罗斯脚步一顿:“雷王星的三皇子?”

  “是啊,就是刚刚和大人您站在一起的那个小孩,”玛格丽特说道,“今天圣空星主举办宴会邀请了雷王星的雷皇和三皇子,我早上在宴会上给圣空星主他们送茶水的时候见过他。”

  “是嘛,原来是雷王星的王族。”嘉德罗斯若有所思,仿佛明白了什么。

  “只是出来散步的时候恰好碰见他罢了,好像是迷路了,所以顺便送他回来。”嘉德罗斯面不改色地替三皇子打掩护。

  偏偏单纯的小侍女相信了。虽然嘉德罗斯大人看起来不近人情,其实是个挺温柔的人。(?)

 

  那边跑回宫殿的小雷狮发现宴会还没有结束,看起来也没有发生什么骚乱,应该是还没有发现自己不见了,于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啊,不过。小雷狮这才反应过来。忘记问刚刚那个神秘人的名字了!

  随即,他看见自己的父王和圣空星主谈笑着从那边走过来,于是连忙迎了上去,将刚刚发生的事情暂时抛在了脑后。


TBC.

 

*嘉德罗斯被制造出来的时候就是十几岁的身体,所以对他来说九岁的小雷狮还是个小鬼

因为被制造出来才一年,并没有体会到太多人类的感情,所以这里还是比较冷漠

可以说与嘉德罗斯的第一次见面奠定了雷狮想要变强的心愿

 

感谢观看到此的小天使们(鞠躬)

下章回归主线


评论(20)
热度(145)

© 呆萌兔子神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