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纸‖沉迷双黑狛枝小吉p5

【雷嘉雷】长啸当歌(5)

Cp:雷嘉雷,原作向

ooc预警!!!

*最后雷嘉向性暗示较明显,注意

这章主要是发展感情,高甜,请放心吃糖❤



距上次从众神之座回来,已经过去几天了。

  重新回到凹凸星球上的几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回去联系各自的伙伴,将这次在众神之座得到的情报告知队友们。至于其他参赛者如何得到消息,丹尼尔说这件事交给他就行了,毕竟他也是大赛的裁判长,大赛系统由他全权掌控,由他来做更便捷。

  众人也没去过问丹尼尔要怎么做,互相道别后就分开了。

  格瑞和金走了,银爵也回凹凸大厅休整去了,剩下的嘉德罗斯和雷狮在通过气之后,决定两个人暂时分头行动,雷狮需要去召回自己的海盗团成员,嘉德罗斯也要去找雷德和蒙特祖玛,根据系统栏标出的队友位置信息,能看到他们在高级狩猎区,那个地方离这里太远没办法直接系统联系,而且有些事还是当面说比较安全。

  为了之后方便联系,嘉德罗斯和雷狮干脆组成了队友,直到现在嘉德罗斯的三人小队才与雷狮海盗团组成正式的队伍。听到耳边提示组队成功的系统音之后,嘉德罗斯还有些恍惚。之前虽然一起行动很长时间了,但是两边一直泾渭分明,嘉德罗斯一直以监督雷狮变强的旁观者自居,雷狮一开始也是抱着有趣和利用的心思观察嘉德罗斯等人。但是,在不知不觉之间,有什么东西在渐渐改变,以至于此刻嘉德罗斯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完全把对方当做伙伴了。

  想当初嘉德罗斯的小队和雷狮的海盗团还在赤焰山打得起劲,现在却变成了队友,甚至今后都不再以获得凹凸大赛胜利为目标而互相杀戮了,反而要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一起并肩战斗,不得不说人生的际遇真是变幻莫测。

  望着雷狮挥挥手洒脱离开的背影,嘉德罗斯站在原地,少有的感到了一丝落寞。

  至于离去的海盗头子内心是否也和表面上一样洒脱,这就不得而知了。


  三日后。

  嘉德罗斯在与雷德祖玛汇合后,将之前的事告知了他们,两人震惊之余也立即表示愿意参与作战计划。雷德很夸张地拍着胸口道:“老大去哪里,我和祖玛就去哪里,对吧祖玛?”而一旁的蒙特祖玛则少有的附和了雷德的话。

  嘉德罗斯表面上淡淡地叮嘱他们最近小心行事,内心却暗暗决定在之后的战争里保护好两人。身为嘉德罗斯的追随者,雷德和蒙特祖玛一个排行榜第六一个第七,都是大赛上数一数二的强者,虽然平日里嘉德罗斯都是一副傲慢冷淡的样子,但是嘉德罗斯心里一直把他们当作朋友一般的存在。对神之战前途未卜,虽然嘉德罗斯已经决定要参与这场战争,但是他心里也清楚这个过程一定会死伤无数,他只能尽力保护身边的人。

  对抗那位神明需要嘉德罗斯等几个顶尖强者,但是攻入神的居所也不是容易的事,因为据七神使掌握的情报,那里有众多守卫神殿的神仆,想要打开通往神殿的道路,就必须要用人命去填。想必七神使也明白这一点,不然也不会暗中将那些失败的参赛者们保护隐藏起来。

  人海战术是无可避免的手段,虽然很无奈,但是如果不去反抗,所有人最终都会死。为了改写那样的死局,牺牲是难免的,身为王者的嘉德罗斯比谁都懂得这一点。

  想到这里,嘉德罗斯不由得又想起了雷狮。

  两人分开已有三天,身边突然没有了那个恶劣的海盗充满戏谑的声音,嘉德罗斯一时还真不习惯。

  那家伙,现在在干什么呢······

  最先发现自家老大魂不守舍的还是雷德,他稍微思考了一下,立即懂了什么,跑到蒙特祖玛身边悄悄耳语:“祖玛祖玛,老大是不是犯相思病了?”

  蒙特祖玛愣了一下,转头看向远处盘腿坐在岩石上眺望远方,整个人处在放空状态的嘉德罗斯,迟疑了一下才道:“嘉德罗斯大人,也许只是在想众神之座的事情?”

  雷德却信誓旦旦地说:“根据我阅览无数恋爱小说的经验,我确信老大肯定是在想一个人!”

  蒙特祖玛无声地叹气:“你少看点那些东西······”

  还没等她拉住雷德,就见他飞一般地扑向嘉德罗斯。

  “老大!”

  嘉德罗斯头也没回地提起脚边的大罗神通棍,反手一棍就顶在雷德的胸口上制止了对方扑过来的举动,冷冷地开口:“雷德,如果你很闲的话,需要让我帮你‘训练’一下吗?嗯?”

  雷德打了个颤栗,立马举手投降:“老大,我错了,我只是担心你啊!”

  嘉德罗斯愣了一下,回头看了他一眼:“为什么?”

  “老大,你已经坐在这里整整一天啦!”雷德笑嘻嘻地把脸凑过去,“老大是在想什么吗?比如说——某个人?”

  “······你怎么知道的?”

  雷德闻言,得意地回头看了蒙特祖玛一眼,一副求表扬的样子“看吧我就说吧!”。一直在悄悄偷听这边的蒙特祖玛面无表情地扭过头,不去看这人的一脸蠢样。

  “我对这个很有经验的!老大,你想见对方的话,不如直接去找那个人啊!”

  嘉德罗斯闻言,愣了半晌。仔细回忆一下,他这两天的确没事干的时候就在想那个海盗臭虫,想他有没有和自己的伙伴汇合,想他现在在做什么。特别是,他还在想分别时那个人笑意不明的双眼,他总觉得那个时候雷狮似乎有话想说,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内心对此十分在意,以至于连雷德都看出他心不在焉。

  嘉德罗斯虽然被灌输了大量的知识,可以说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他不知道的事,但是在感情上这位人造人还是一张白纸,他能知晓代表某种心情的词汇,但是他却不能体会那种感情,他甚至不确定自己现在的状态是否是正常的。

  “雷德,”他迟疑问道,“想一个人的话,就要去找他吗?”

  “当然啦!”雷德笑了笑,回答道。一旁的蒙特祖玛直摇头,刚想告诫雷德这个少女心恋爱小说中毒患者别去带坏嘉德罗斯大人,却见那头的大人从岩石上站了起来。

  嘉德罗斯打开系统栏,看到地图上几个代表队友的红点,显示了雷狮海盗团四人此刻的位置。

  “雷德,祖玛,我们走。”

  “啊?去哪儿?”

  “凹凸大厅。”


  凹凸大赛上各种设施齐全,致力于满足所有参赛者的需要。除了各级狩猎区和特殊地区以外,凹凸大厅还设有交易区、餐饮区、休息区、战斗区、娱乐区等等。其中,娱乐区内的一所酒吧受到众多参赛者喜爱,那里有最齐全的酒类和最顶尖的调酒师,还有各个在星系内都十分有名的乐队轮番上台表演。可以说,在执行任务或者一次狩猎归来,来这间酒吧点上一杯喜爱的鸡尾酒,听着耳边绝赞的音乐,实在是一种享受。甚至你还可以在这里与另一个人进行一场美丽的邂逅,说不定能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

  酒吧内似乎永远都是一派喧嚣景象,红绿蓝交织的霓虹灯在昏暗的空间内闪烁,迷乱人眼。舞台上的酒吧驻唱嗓音性感,一遍一遍重复唱着“You belong with me”(你应该和我在一起),台下的众人随着嘈杂震耳的音乐节拍肆意地舞动,尽情宣泄白日的疲劳和压力。

  在人头攒动的酒吧内,右边角落却有一处真空地带,无论是来往的服务生还是来喝酒跳舞的参赛者们都自觉绕过这边,仿若躲避洪水猛兽一般。

  不过经常来这里的人差不多已经习惯这样的场景了,毕竟对方也是这间酒吧的常客。

  雷狮懒洋洋地斜坐在红皮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放在面前的长桌上,而桌上已经摆了一排空酒瓶,红的白的都有,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烤肉串之类的食物,不过雷狮只吃了几串就放下了,倒是一旁的佩利啃肉啃得不亦乐乎。

  坐在另一边沙发上的卡米尔默默咽下嘴里的甜点,开口问道:“大哥,这些都不合你胃口吗?”

  海盗团成员都知道雷狮生平有两大爱好,一个是上抢强者下踩弱鸡,另一个就是喝酒吃烤串。今天的烤串是帕洛斯在众人常去的那家店铺买的,按理来说雷狮应该会吃得很高兴,却没想到自家大哥吃了一点就不吃了,实在奇怪。

  背靠沙发的雷狮掀起眼帘,眼中没有一丝醉意。他慢慢地勾起一点嘴角,笑道:“有一道大餐就在眼前,其余的小菜我实在没兴趣去吃啊。”

  卡米尔疑惑:“大哥是在想众神之座的事吗?”

  雷狮轻笑一声,缓缓摇头,却不说话。

  “卡米尔,你就别问老大了,他现在可能正苦恼着呢。”帕洛斯放下酒杯,诡秘一笑,一副看穿一切的表情。

  见卡米尔仍是一副不解的样子,帕洛斯正欲开口,突然从酒吧门口传来一阵骚动。

  只见酒吧大门被人砰地一声踹开,金发的少年肩抗一根黑金相间的棍子,身后跟着一男一女,脸色淡漠地走了进来,一时间一股厚重的威压在酒吧内铺天盖地扩散开,让在场的众人情不自禁地颤栗起来。

  原本群魔乱舞的酒吧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或呆愣或畏惧地望着门口那位少年,整个酒吧安静得落针可闻,只剩舞台上的音响还在不停地传出音乐声,飘荡在这个空间。

  短暂的安静过后,人群猛然爆发出一阵惊呼声,时不时能听到诸如“我靠那不是嘉德罗斯吗?!”“他怎么来了?”“第一次看到NO.1来这种地方”之类的窃窃私语。不过即使此刻非常震惊和激动,但是在场的参赛者们都尽量压低了声音,谁都知道这位大人很讨厌吵闹,如果吵到他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原本躺在沙发上一副懒散样子的雷狮,在看清来人的一瞬间猛地坐了起来,紫罗兰的双眸爆发出热烈的神采,仿佛即将扑上去捕杀猎物的狼王一样,把身边的几个海盗团成员都吓了一跳。

  门口的嘉德罗斯仿佛感觉到什么一般,直直的朝这边看过来。

  两股视线在半空中撞到一起,仿佛有火光爆炸开来。不知怎么的,在场的其他人都有点紧张,默默地在两人之间退开一条道路。

  嘉德罗斯嗤笑一声,带着雷德和蒙特祖玛往这边走来。

  雷狮望着渐渐走近自己的少年,嘴角掀起好看的笑容:“你来啦。”

  “我来看你把事情处理好了没有,”嘉德罗斯在长桌前站定,右手一翻,大罗神通棍消失于无形。他扫视了一片狼藉的四周,最后定格在海盗头子那张带着可恶笑容的脸上,“看起来你已经都处理好了,而且很闲的样子。”

  这句话似乎带着一点不太好的压迫感,旁边佩利的毛都要炸起来了。

  当事人的雷狮却似乎心情愉悦地样子:“是啊,我正无聊呢,你来得刚好,要一起喝几杯吗?”

  “嘉德罗斯大人。”身后的蒙特祖玛喊了一声,似乎不太赞同雷狮的提议。

  追随嘉德罗斯大人这么久,她还没见过大人喝过酒,谁知道大人的酒量怎么样,万一出现意外就不太好了。

  嘉德罗斯抬手示意蒙特祖玛不用多说话,随即他做了一个令在场所有人出乎意料的动作:嘉德罗斯单脚踩上长桌,桌子上的空酒瓶子因为他的动作而乒乒乓乓散落了一地。他身体前倾,一把拽住雷狮的领口将对方扯过来,两个人几乎脸面相贴。嘉德罗斯脸上依然一副高傲的样子,但在此时离得最近的雷狮眼中却十分可爱,像极了一只优雅蹲坐在高椅上的波斯猫,如果你想去给猫咪顺毛,结果只会招来狠狠的一爪子。

  “海盗臭虫,那我们就比比谁先把对方灌醉吧。”

  然后他回过头,金色的双眼扫视全场,声音冷冽:“给你们一分钟,一分钟后我不希望再看见任何人。”

  话音刚落,所有参赛者和酒吧的工作人员都是心底一颤,立马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出了这间酒吧,连海盗团和雷德祖玛都不例外,帕洛斯拖着佩利离开的时候这只狂犬还不忘记把桌子上的所有肉串连盘子一起端走了。

  在最后离开的雷德体贴地关上大门之后,眨眼间整个酒吧就只剩了嘉德罗斯和雷狮两个人。

  “你还是一如既往地霸道呢,”雷狮没去看人群退走后如同暴风过境般一地狼藉的酒吧场地,他兴致盎然地盯着嘉德罗斯,哪怕此刻受制于人也依然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淡笑道,“你确定要和我拼酒?”

  不是雷狮自大,从小在雷王星王宫的地下酒窖泡大的他,在喝酒这方面,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拼得过他。

  嘉德罗斯松开拽住雷狮领口的手,什么都没说地转身走向吧台。吧台后的调酒师也跑得没影了,嘉德罗斯扫了一眼放置着一排排酒瓶的酒架,状似随意地拿了几瓶看起来不错的,提着走了回来,啪地一声将酒瓶放在桌子上。嘉德罗斯这才抬起头,咧嘴,对着雷狮一笑:“一人一瓶地喝,直到这间酒吧的所有酒都喝完,或者我们之间某一个先倒下,怎么样?”

  雷狮看了一眼嘉德罗斯拿过来的酒,全是伏特加和威士忌,甚至还有林纳达朗姆酒,每一瓶都是酒精浓度高达90%以上的。雷狮诧异地一挑眉,看不出来对方似乎还挺懂酒的。

  “好吧,既然NO.1都这么说了,我也不能不给面子呢,”雷狮拿起一瓶威士忌,毫不费力地拔开酒塞,举瓶向对方示意,“cheers?”

  嘉德罗斯将手中的伏特加与对方轻轻碰了一下,仰头便灌进嘴里。雷狮见他这么爽快,便也毫不示弱地跟着喝了起来。

  上等的美酒就这样被两个糟糕的家伙毫无品味地一瓶接一瓶喝了个干净,不过既然是比赛,谁也没空去管品酒的问题了,只是一心想将对方灌倒,从好胜心这一点上来看两个人真的是半斤八两。

  连灌三瓶后,雷狮还是那副精神抖擞的样子,他笑着看向刚刚放下第三瓶酒的嘉德罗斯,问道:“感觉如何?”

  嘉德罗斯一脸淡定地擦了擦嘴角:“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好喝。”

  “你没喝过这些酒?”雷狮闻言一惊。

  “没有,准确地说,这是我第一次喝酒,”嘉德罗斯不满道,“你那么惊讶干什么?”

  “不······我是因为看你拿的酒都是那种——”

  “这里的知识告诉我,这几种酒都很烈,所以我才拿的。”嘉德罗斯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你真是······”雷狮笑着摇了摇头,“如果你觉得身体不适,我们可以停下来。”

  “你在小看我吗?”嘉德罗斯哼了一声,干脆一屁股坐到雷狮旁边,又拿起一瓶递给他,“我可是人造人,酒精对我的作用微乎其微,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

  雷狮接过酒瓶,看着坐在身边自顾自喝得高兴的嘉德罗斯,见对方似乎真的无事的样子,便放下心,继续与对方干杯。


  觥筹交错之间,雷狮只觉得身心逐渐放松。他靠在沙发上仰头盯着天花板上闪耀的霓虹灯,感觉自己现在的心情很奇怪,一向清明的头脑前所未有地混沌起来,他知道这不是因为酒精的缘故。他一边慢慢喝酒,一边正大光明地偷窥身边金发的少年,对方此刻因为方便喝酒而摘掉了围巾,盘腿坐在沙发上,似乎在跟自己较劲一般把朗姆酒当白开水一样地灌。不知道是因为喝得太急还是酒吧空气闷热的原因,少年脸上泛起淡淡红晕,他扯了扯领口,右边的锁骨大大咧咧地露了出来,仰头喝酒的时候几滴酒水从嘴角缓缓流下,一路延伸滴落在锁骨上,白皙的皮肤在霓虹灯下反射出诱人的光泽。雷狮感觉有些口干舌燥,连忙灌了一口手中的酒,却觉得越发干渴。

  正当雷狮在心里告诫自己要忍耐,不要把盯上的猎物吓跑了的时候,嘉德罗斯却忽然靠了过来。

  “喂,海盗臭虫。”

  雷狮心底一惊,差点把手里的酒撒了出去,表面上却还是淡定地问道:“怎么了?”

  “你看我很久了吧,”嘉德罗斯一句话就把雷狮定在原地,“你想对我说什么?”

  “我没有话想说——”

  “少骗人,我知道的,你刚刚的眼神就和之前我们分别的时候一样,”喝过酒的嘉德罗斯似乎比平时更固执,一双金色的眸子直直地盯着雷狮看,“你肯定有话想跟我说。”

  雷狮望着对方良久,突然叹着气将他抱住。

  “?!”这次换嘉德罗斯被吓了一跳,他第一次被人抱住,恍然不知所措。

  雷狮抱着想念已久的人,感觉到怀中僵住的身体,脸埋在对方颈窝的雷狮闷笑了一声:“小罗斯,有时候太敏锐也不好啊。”

  “小罗斯”这个称呼让嘉德罗斯不满地皱眉,心想我当初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小屁孩呢。不过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他感觉到雷狮抱得很紧,那种力度几乎像是要将自己揉进身体里一般,对方这种强势又霸道的占有举动意外地让他感觉不错。

  嘉德罗斯没有反抗的行为让一开始还有点紧张的雷狮暗自欣喜,他放开对方,随即低头吻了上去。不同于上次那个带点报复意味的撕咬,这一次雷狮吻得很轻,很温柔,像是对待珍贵的易碎物一般,虔诚地吻上额头,吻过鼻尖,最后吻上那双柔软的嘴唇。他细细地摩擦对方的双唇,舔舐牙床,在嘉德罗斯不由自主地张开口的时候趁机伸进自己的舌尖,肆意扫荡对方口腔内的肌肤和津液,一时间空气里尽是暧昧的啧啧水声。

  尽管有上一次短暂的接吻经历,但是看起来嘉德罗斯还是对接吻这件事不太熟练,他甚至还没学会换气。雷狮见对方开始呼吸困难,于是便退了出来,结束了这个温柔而冗长的吻。一脸满足的雷狮舔了舔嘴角,看着嘉德罗斯略因为缺氧略微通红的脸,不由笑了起来:“你还好吗,我的NO.1大人?”

  话音刚落,嘉德罗斯突然猛地伸出双手按住雷狮的肩膀,还不待雷狮反应过来,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雷狮就发现自己被嘉德罗斯压倒在了沙发上。

  嘉德罗斯双手撑在雷狮的两边,跪坐在对方身上,俯身低头,恶狠狠地对着雷狮说道:“无论做什么,我都不会输!”随即他狠狠咬住雷狮的嘴唇,学着对方之前的样子吻回去,但是力度比之前还要大得多。

  雷狮觉得嘉德罗斯这种小狮子一般的霸道好胜心真的可爱极了,但是他也不是受制于人的主,于是立刻回吻过去。雷狮右手扣住嘉德罗斯的后脑,嘉德罗斯双手捧着雷狮的脸,两个人全身紧紧相贴,为了争夺掌控权而互相掠夺对方的呼吸和津液,舌尖交缠不休,四周的气温似乎逐渐升高。

  雷狮躺在沙发上,仰视着自己身上的嘉德罗斯,对方金色的瞳孔在昏暗的光线里反射着耀眼的光辉。那双眼包含着雷狮想要征服的星辰大海,又仿若点亮黑暗的火焰,整个世界连他一起都快要被这团炽热的火焰燃烧殆尽。雷狮觉得自己或许是真的醉了,但是他一点都不想醒来。

  一吻过后,雷狮抱住嘉德罗斯一个转身,利索地将对方压在身下,局势瞬间反转。他完全不顾嘉德罗斯不满的轻微挣扎,笑眯眯地在对方耳边轻声道:“别急,我们时间还多得是,让我来慢慢教你······”

  拐带圣空星未成年的王位继承人,应该是十分重的罪名吧。雷狮心底暗自笑了笑。嘛,反正他这个宇宙海盗团的头子干的违法乱纪的事也不少了,不差这一件。

  酒气环绕,昏暗灯光,长夜漫漫,正是良辰美景好时节。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点亮了这间昏暗的酒吧。

  嘉德罗斯是被胸口的沉重压迫感惊醒的,他慢慢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酒吧的天花板和海盗臭虫那张好看得过分的脸。

  将身上压着的大家伙推了一把扔在沙发一边,也不管对方睡眼惺忪地睁开眼,嘉德罗斯将昨晚擦枪走火后脱掉的衣服从地上捡起来穿好,拿起挂在沙发边的围巾,转身就走。

  一脸餍足之色的雷狮望着对方干脆的背影,笑着开口:“喂,你这就走了?”

  嘉德罗斯顿了一下,没有回头地说了一句:“我要去徘徊者峡谷看一看那个遗迹。”

  雷狮恍然,心想嘉德罗斯虽然之前在众神之座没有表示,但是果然还是对自己的来处很在意啊。于是他也坐了起来,一边穿衣一边忙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嘉德罗斯没回答,只是靠在门边,倒像是在等他一样。

  雷狮穿好衣服走过来,拿过对方的围巾,在嘉德罗斯诧异的眼神中帮对方将围巾戴在脖子上,并且细细整理了一下,然后笑道:“脖子上的红印子,出去被别人看到可不太好。”虽然雷狮很想向所有人宣布这个人被他打了印记了,不过他的占有欲促使他掩盖好对方漂亮的锁骨,小罗斯的美是他的,只有他才能看。

  嘉德罗斯闻言一愣,继而恼羞成怒地转过身打开大门,气冲冲地走出去,再也不想看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可恶海盗头子一眼。

  雷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心情愉悦地追了上去。

  两个人穿过凹凸大厅的时候,受到了一票参赛者的强势围观,大家纷纷用暧昧的眼神望着他们。在之前目睹了酒吧事件的参赛者的宣扬下,所有人都知道了昨晚NO.1和NO.4两个人孤男寡男单独待在酒吧里,并且一夜都没有出来过,这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

  雷狮追上嘉德罗斯后,很开心地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一副宣告所有权的样子,而嘉德罗斯略微挣扎了一下便没有反抗的样子似乎也坐实了之前的传闻。参赛者们不敢靠太近,只在两人经过之后才轻声地激烈讨论起来。而崇拜爱慕两个人的女参赛者们则是心碎了一地,这年头,男神的真爱果然也是男神啊。

  走出凹凸大厅,雷狮抬头望了一眼晴朗的天空,转头问身边的人:“需要叫上其他人吗?”

  “不用了,就我们两个人去,”嘉德罗斯顿了一下,“为了安全,他们知道得越少越好。”

  雷狮了然,这也是为了保护他们,知道的内幕越多越不安全。

  “你确定要和我一起去?”嘉德罗斯反过来问他,“上古遗迹,说不定会很危险。”

  “这么有趣的事我可不想错过。”雷狮说完又在心里补充道,难得的二人世界啊,绝对不能放过!

  “随便你。”嘉德罗斯抬脚就走,竭力压下想要勾起的嘴角。

  雷狮双手抱在脑后笑眯眯地跟上。


  TBC.

  

糖吃得开心吗!!!

反正我自己是写得很开心啦~\(≧▽≦)/~

专注清水一百年的兔纸今天还是没有把车开起来呢【拉灯】

下章两个人要去上古遗迹探险啦!加油啊勇敢的少年们!


感谢观看到此的小天使们(鞠躬)


  

  


评论(22)
热度(116)

© 呆萌兔子神威 | Powered by LOFTER